温柔莉莉🦆

下个名字叫狂暴莉莉鹅吧
打油诗人。

鬼畜莉莉鸡我问你,你当初雄心壮志说要搞PWP,还信心满满准备简介部分就说PWP的时候

考虑过最后会写成1w8(因为有的细节描写还没添加估计最终还要更多)的正剧吗?

Like,故事叙述95%,你的pwp5%这种!!!!

你在干嘛啊!!!!!!

我觉得一定要好好学高三的语文啊!!切身感受到国内高中的语文教育真的是打下了人一生很大的语言基础。包括那些生僻字读音啊,成语啊,还有很多经典的古文、诗词、语录、中外经典文学作家介绍等等……我记得那时候教材里专门有一本外国名家介绍的,把卡尔维诺啊,夏目漱石啊,雨果啊,托尔斯泰,弗吉尼亚沃尔夫等等都讲到了!包括还有一整本学论语的!!天呐!

我真的是深深感觉到这一年没学到之后落下的差基础给码字时带来的不必要的痛苦了,特别是有一个成语在脑子里就是想不出来是啥,只能百度或者问朋友,“一个成语,四个字,形容绝望的境地下,类似绝望地投了一杆枪”

然后也经常有的字只会看不会念,又要百度查,“木字旁,一个象,怎么念”。再加上我自带前后鼻音盲点,要打类似“身影”这种混杂着前后鼻音的字有时候要试两三遍……刚才想一个词疯狂想不出,最后我只能绝望地先打这个词的英文然后用英汉词典翻译成中文(……)

最痛苦的就是大学论文,有一篇的文献都是文言文,而且没有人翻译成英文过,我就在教授的要求下一页页地翻译,然后我的教授(加拿大人,中国历史专业)就拿着我的蹩脚翻译在那里纠正:“这个之在这里可以省略,这个乎在这里应该是感叹的意思。”真的很丢人!!!!!

带来的不便太多了,而且严重拖延了写作进度。现在两行清泪……能学的时候一定要珍惜啊!!!!!!!

骨科片段不适慎点

A倒吸一口气,他抬起手想要阻止时B已经将脸颊贴了上去,就算是隔着布料他也能感受到A的火热。他的哥哥在对他摇头,他却轻声说:“你教过我的,哥哥。” 确实,在他们曾经年轻而又荒唐的日子里,在兄弟luanlun——这样露骨而可怕的罪恶没有彻底打倒他们之前。那时候他们躲在无人的阁楼中,A已经为B试过了几次,他们公认了此中的乐趣,这次他决定亲自教导弟弟如何最快地取悦男人。他望着B已经羞红了的脸,安慰他这并不是很可怕的事情,他轻声地引导道:“——”

今夜码字bgm


平日里没due和作业的时候:我怎么这么闲,但我死都码不动字。我要去看月曜夜未央了。


明天就有篇期末论文due的时候:我现在充满了码字的脑洞与灵感。

我真是个取名鬼才

熬夜写肉失败后的狂乱发言

诸君

最高级的性感,是innocent啊!!

什么样的人最性感,那就是又纯又欲而不自知的人

这样的人就是喝了一口牛奶 都能让人浮想联翩……

关键他还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å›°æƒ‘地问你怎么脸红了?

看在梅林的胡子的份上……放下你手里的牛奶,否则我真的要喂你点别的了。因为他纯净,所以对所有事情都落落大方又带着一点羞涩,然后内心深处又有所欲求,才会在看你的时候脸红着垂下眼帘,可是轻轻咬起的嘴唇分明是在向你索吻,要你教他情人是如何亲昵、如何取悦彼此的。


综上所述,最性感的肉完全是靠读者想象的。我放弃了。

谁能教教我写色文。

说是要写sq同志粗暴文学,然后色性大发写了4000字,2000的时候开始开车,已经做到最后一步了。然后我用小小号测试发了一下,没有敏感字,也没有被lof pb。


我现在很宁静。


那我他妈到底在干嘛?

为骨科哭泣得太用力,我要把矜持都扔了,我要去搞粗暴同志乱纲色情文学了,受不了了!

难得磕到一对哥哥弟弟都很在乎禁忌感的组合

(想了想对骨科乱伦dont give a shit 的某狮哥

我要写点家族聚会偷溜出去搞的可怕东西了

体内的九尾骨科妖狐已经封印不住了

各位勇士……如果它冲破我的身体祸害人间……

请一定要……

帮我……

| ᐕ)୨额啊!(理智死亡的声音)